各大厂商跨界造车,能否复制智能手机模式吗?

在电动汽车业务上,各路跨界者都开始用力踩下“油门”。

 

3月30日,小米官宣造车,雷军的“最后一次创业”押注电动汽车。预计首期投资100亿元人民币,10年内将投入100亿美元。小米将成立专门从事纯电动汽车业务的全资子公司,由雷军亲自负责。在记者会上,雷军称,除了采用基于IT的自动驾驶技术之外,小米还打算通过让汽车与手机联动,与美国特斯拉等形成差异化。以“互联网思维”著称的小米,欲将其智能生态延伸至智能汽车。

 

image.png

几乎同时,消费电子代工巨头富士康也在加速其造车梦。

 

在3月31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业富联”)的财报沟通会上,董事长李军旗宣告“借力5G、智能制造以及工业互联网的核心技术优势,将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其母公司鸿海精密在3月25日刚刚举行了纯电动汽车(EV)业务的首次供应商大会。去年10月,鸿海正式发布命名为MIH的EV软硬件开放平台与关键零组件等相关技术。鸿海董事长刘扬伟透露,截至2021年3月30日,加入MIH联盟的共有1348家,其中硬件平台厂商1171家(占比86.9%)、软件平台厂商共134家(占比9.9%)、其他则为43家(占比3.2%)。刘扬伟称,2021年将推出一款电动车原型车,两款乘用车原型车,2022年拜腾M-Byte将量产,电动巴士上市,2023年Fisker Project PEAR量产,C级距电动车上市。

 

鸿海2020年度业绩低于预期,其净利润为1017.95亿新台币,同比下降12%。鸿海表示,受疫情、原材料短缺等因素影响,今年对ICT产业展望审慎乐观。另外,鸿海预期2021年首季业绩环比下滑超过15%。消费智能产品、云端网路产品、电脑终端产品业绩预计均环比下降超过15%,元件和其他产品同比下降3%到15%。

 

在消费电子代工业务增速放缓的背景下,电动汽车业务是鸿海希望加速拓展的新增长极。摩根士丹利预计,到2025年,鸿海精密电动汽车的年出货量有望达到110万辆,约占全球市场份额的10%。届时,其汽车业务可带来约350亿美元的营收。

 

担任鸿海纯电动汽车业务首席执行官的郑显聪表示,他们计划在纯电动汽车行业建立新商业模式,打造“安卓汽车”。鸿海希望将电动汽车产业改变为接近智能手机的业务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郑显聪曾担任美国福特汽车的中国子公司副总裁以及欧美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现为Stellantis)的中国区高管,在汽车行业有超过40年经验。而如今这位汽车行业的昔日老兵则对此前的汽车制造模式提出新颠覆。

 

鸿海的“安卓汽车”更多的是指代“安卓”的商业模式。正如当年谷歌向智能手机企业无偿提供安卓操作系统一样,鸿海则是在推进可无偿提供的纯电动汽车开发平台“MIH”。具体来说,除了成为车辆开发骨架的底盘的详细尺寸和规格之外,用于自动驾驶等的应对5G的详细通信标准等参数由鸿海详细作出规定,并尝试推动全球的纯电动汽车企业使用。

 

安卓的登场给智能手机行业带来的颠覆有目共睹,这让一大批手机领域的后起之秀得以快速成长,小米、OPPO等中国企业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以安卓为依托,这些后发企业也能够轻松切入智能手机开发,而生产制造则可以交给代工企业,从而实现轻资产模式,并击败联想和索尼等原先的手机大厂。

 

如今,这些厂商想要把手机行业发生的革命在汽车上重来一次。因为,现在看起来,似乎也有了类似的时机——电动化降低造车门槛,智能化重塑汽车行业的竞争要素,汽车行业原有的游戏法则正在被打破。

 

而进入2021年以来,各方势力不断加码汽车的智能化和电动化,以布局零部件和整车的方式切入。比如,在小米之前,百度已于今年1月宣布与吉利合作,正式组建百度汽车公司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智能电动汽车行业,百度汽车公司将面向乘用车市场,独立于母公司体系保持自主运营。百度汽车将同时搭载人工智能、Apollo自动驾驶、小度车载、百度地图等核心技术。苹果此前也曾传出与现代起亚集团接洽,正式启动 AppleCar 造车计划,虽其后谈判停止,但入局智能电动汽车几乎板上钉钉。

 

另外,以华为、大疆等代表的科技企业则瞄准零部件切入。华为将自己定位为智能电动汽车增量布局提供商,提供架构层(一个全新的计算与通信架构)、系统层(五大系统: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电动、智能网联、智能车云)、部件层(激光雷达、AR-HUD 等 30+智能化部件)全栈式解决方案。大疆的激光雷达子公司大疆览沃则获得了小鹏汽车前装定点。同时大疆还与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区基于视觉信息处理领域合作研发各种道路场景的自动驾驶技术,并计划于2023-2024年搭载上车。

 

华西证券在最新的研报中认为,智能电动汽车横跨汽车、电子、计算机、IoT 等多领域,有望催生万亿级市场空间,不仅为全面转型的传统车企,也为造车新势力、积极入局的科技互联网巨头带来历史性机遇。同时智能化、电动化推动传统汽车供应链关系重塑,自主零部件供应商有望依托变革顺势崛起为全球龙头,而原有汽车供应体系外潜在进入者影响亦不容小觑。但同时也需要提醒的是,电动智能汽车核心能力由生产制造转变为智能生态,科技巨头在此方面优势明显,但真正形成气候仍需要3年左右时间,生产制造能力欠缺,对汽车产品理解不如传统车企显然是外部入局者的短板。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于传统车企,这或许是转型的宝贵时间窗口。

 

正如一句法国谚语所言,“事物变化越多,就越接近原貌。”而变化的价值链,始终是驱动行业重构的力量。

声明:本站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

编辑:乾坤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kunxin.com/31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