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分的汇率:台积电与昭和电工的一喜一悲

进入9月份以来,台积电的订单量和议价权的微妙关系出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变化。
各种迹象显示,台积电“蛮横”的涨价能力貌似暂时告一段落,由于对个人电脑和其他消费技术设备的需求迅速放缓,台积电成熟工艺节点的利用率出现下滑。由可能性越来越变成现实性的“后疫情时代”让汽车缺芯潮也渐渐进入尾声,汽车IC代工也将面临新局面。因此,出现了台积电等将与汽车客户重新协商2023年的报价和订单的状况。
与此同时,苹果、英伟达等大客户联手拒绝2023代工涨价的传闻也愈演愈烈。总体来讲,晶圆厂因缺芯被抬高的订单分配权和议价权,将逐渐回到缺芯前的常规样态。
那么,对台积电、联电等台企大型代工厂来说,看上去财务业绩的景气度也会随着议价权的削弱而下降,但全球非正常状态下的汇率问题却对他们青眼相加。
01
台积电和联电不断吃到汇率红利
9月下旬以来,美联储大举加息,引发台币兑美元自2022年初以来贬值11.7%。对此,台媒还搞出了一个所谓的“汇率公式”:联电此前曾披露,当台币兑美元贬值1%时,其毛利将上升0.3个百分点。而台积电表示,随着台币兑美元贬值1%,其营业利润率将提升0.4个百分点。
新台币对美元越是贬值,台积电和联电的毛利率也高,具体到联电,2022年第二季度毛利率达到46.5%,高于上一季度的43.4%,(同一时间段)台币兑美元贬值3.8%。
台积电2022年第二季度营业利润率为49%,环比上升3.4个百分点。毛利率为59.1%,同比上升3.5个百分点。由于第三季货币贬值速度加快,9月22日1美元兑新台币31.616元,台币兑美元在第三季至今已下跌6.4%。这表明外汇效应可能会使台积电的营业利润率提高2.56个百分点。
不安分的汇率:台积电与昭和电工的一喜一悲

对上述这个现象,中国“台湾央行行长”杨金龙在央行季度决策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给出了一种通行的解释方法,认为新台币兑美元贬值11.7%是外国机构投资者汇款大量流出资金导致的,这些海外的投资者不断把他们的股票投资利润以及股票红利返回美国。
的确,中国台湾地区“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 9月20 日,2022年境外机构投资者在中国台湾证券交易所的股票净销售额已超过1万亿新台币(330亿美元),仅在7月和8月,他们就获得了价值约3300亿新台币的股票股息,由于外资银行占外汇市场交易的70%,对美元产生巨大需求,带动台币急速下跌。
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新台币的不断贬值,一个是台积电和联电营业利润的不断走高,二者有什么关联性?岛内金融权威人士的对此解释为“汇款大量流出,导致新台币贬值”的说法有着很强的说服性。
我们可以拿中国大陆和日本的汇率政策作一个参照。
中国大陆方面从2015年开始阶段性加强管制,2016年11月规定超过500万美元的海外汇款和兑换业务要提前申请,还对人民币的海外直接汇款进行了限制,其目的是防止因资本流出而导致人民币快速贬值。
再看日本。截至到9月23日,日元和韩元兑美元在2022年迄今分别贬值23.6%和18.4%。对此,日本为了应对日元快速贬值有可能导致的金融失控局面,为了支撑汇率,日本政府和央行时隔约24年3个月再次出手,以“卖出美元+买入日元”的方法进行干预,日元快速暴涨,迎来短线反弹。可以说,合理的汇率机制和政策是防止贬值与贬值预期相互强化,保持汇率基本稳定的重要措施,而且如何管制海外直接汇款和管控本币对美元的兑换量是平衡汇率稳定的关键手段。
由此看来,岛内境外投资机构由于各种复杂原因(不排除规避地缘政治风险因素)竞相将股票红利带回美国,推高了美元的保值力度,相应地造成了新台币对美元的贬值。而且,此时间段内新台币对日元和韩元的汇率反而相对稳定,可以基本得出结论,台积电和联电因汇率导致的财务状况的变化,主要是美台两方共同作用的结果,较少有第三方介入的因素。
那么,为何此时间段的新台币对美元的贬值,不断拉高台积电和联电的营收和营业利润率呢?理论上,本币贬值确实有利于以出口为导向的半导体晶圆厂的财务业绩的拉升。
以台积电为例,半导体业界在分析该公司季度毛利率时,往往把观察重点放在订单、存货和投资力度上,很多时候忽视了兑换外汇利率的作用。实际上,今年第一季度以来,台积电每个季度的法说会对营收预期的乐观估计,基本上都建立在美元不断走强的基础之上。
台积电财务副总经理暨财务长黄仁昭之前就表示,第一季毛利率达到55.6%,超越原订的53%至55%目标,1月中旬法说会对于今年第1季的毛利率预测,是以1美元兑换新台币27.6元的汇率推导,但实际上第1季新台币汇率贬值至27.95元,这也有利第一季实际毛利率表现。台积电第二季毛利率预估将再成长,目标区间介于56%至58%,也是基于预期第二季新台币汇率将续走贬至28.8元的走势推导。
表面上看起来,如果出现相反的局面,即新台币升值而美元贬值,有利于台积电对原材料物料的进口,比如砂矿和PCB材料等,但中国台湾地区和日本韩国一样,是典型的出口导向经济体,新台币一旦升值,将对岛内的出口产业产生较大影响。
除此之外,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张忠谋在十年前曾经算过一笔账。他指出,台积电销售均以美元计价,然而生产成本与营运费用却因制造集中在岛内,而有80%是以新台币计价。因此,新台币对美元的快速升值,对台积电带来二个层面的冲击:第一个冲击是美元销售转换成新台币营收的减少;第二个冲击是利润率的降低。
当时新台币对美元每升值1个百分点,台积电的营业利润率就会降低0.4个百分点。以新台币28.9对一美元的汇率来说,相对于2010年的平均汇率,新台币就升值了8个百分点;如果2011年的新台币汇率能够维持在2010年的水平,则台积电2011年的获利可以增加新台币260亿元,换算成每股盈余,是每一股可以多赚新台币1元。
可见,这个“汇率公式”到今天仍不过时。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新台币对美元的汇率和股票投资红利的对美回流,这两种效应互相叠加,缠绕影响,推高了台积电、联电等晶圆厂的经营业绩。
不妨依然以台积电的“国际范儿”作为分析依据,如下图:
不安分的汇率:台积电与昭和电工的一喜一悲

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到,台积电前10的客户,美国客户占了7个,远远领先其他地区,从整营收上看,台积电与美国的贸易高达61%,远远超过排名第二的中国大陆的17%。
这可以解释台积电与美国客户的强势绑定。而且台积电是有ADR的。该企业在中国台湾地区的股票市场挂牌上市交易,而后又到美国的纽约证券交易所申请挂牌上市,美国当地的投资人不用到岛内开户,即可在美国买到台积电发行的存托凭证,并拥有与台积电普通股投资人相同的权利与义务。ADR的价格走势通常与原股之间有很高程度的关联,这也可以解释为何这一年多以来岛内海外的投资者可以不断汇回他们的股票投资利润。
02
日本半导体厂商的汇率之囧
既然台积电、联电等受惠于本币的贬值,拉升了财务业绩,看起来日本的半导体厂商也应该遵循相同的模式。而且自90年代中期以来,日本也确实喜欢这么干,量化宽松,乐见于本币贬值以拉动出口,甚至搞过负利率。毕竟,日本和中国台湾地区同样是典型的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体。
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
日经亚洲曾经算过一笔账,把日元从1美元兑换80日元的局面,嫁接至140日元左右的1995-1998年,日元每贬值1日元按年计算可使日本的贸易顺差扩大970亿日元;但在2011-2015年的日元贬值局面中,贸易顺差扩大的幅度下降至约160亿日元。
很显然,靠日元贬值拉动日企利润增长的推动力已经明显减弱了。以汽车大厂本田为例,为了对冲汇率问题,逐渐把生产部门转移到海外,即便如此,如果日元兑美元贬值1日元,在雷曼危机时能产生200亿日元的推高利润效果,目前缩小为120亿日元。
日本的半导体产业面对日元不断贬值局面的心态,可以说一言难尽。众所周知,日本在过去半导体分工体系中越来越收缩在设备和材料等产业链非常上游的领域,至今依然葆有很多业界的“隐形冠军”。但设备原材料和半导体材料商所需要的“材料的原材料”往往是受汇率冲击最为严重的敏感地区。
昭和电工为台积电和英飞凌等公司提供芯片所需的基本化学材料,就是日元贬值的输家之一。该公司的CFO Somemiya认为:“目前的日元走势对我们来说根本不理想,因为日元疲软正在进一步推高原材料成本,我们可以采取的应对日元贬值的措施非常有限。”该公司不得不寻求各种手段以转嫁原材料成本。
知名日本调研机构Tokyo Shoko Research的调查显示,当被问及日元兑美元跌至130左右对其业务有何影响时,46.7%的受访公司表示影响是负面的,约21.7%的人表示日元疲软既有正面影响也有负面影响,而28.5%的人表示没有影响,可以说态度相当分裂。
具体到日本的半导体企业,这些公司作为一种群像,对日元兑美元汇率同样持有复杂的心态,背后的主要原因都有哪些?知名半导体分析机构某高级分析师告诉集微网,有两个参照点值得关注。
首先是企业的制造部门和原材料采购部门的国际化程度,以及能否掌握海外结算体系的对冲能力,其中客户群的地域集中度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以日本测试大厂爱德万为例,该企业本年第一财季预测展望时特别强调,对汇率波动对2022财年营业收入的影响的最新预测是日元兑美元每贬值1日元则加13亿日元,日元兑欧元贬值1日元则减2亿日元。
该分析师还特别指出,很多日本国内“隐形冠军”缺乏把资源价格的广泛上涨转嫁到出口价格的能力,是受困于日元贬值的最大原因之一,昭和电工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03
写在最后
目前,对大量的日本半导体企业来讲,长期的量化宽松边际效果越来越小,进口成本提升的幅度可能超出日元贬值带来的价格优势。另一点不得不提的是,日元不断贬值导致iPhone手机在日本本土的售价大涨,普通消费者不得不花比原来高的多的价格购买iPhone新机,这种输入性通胀让村田等日本iPhone零部件供应商的本土化策略也变得极为尴尬。
不安分的汇率:台积电与昭和电工的一喜一悲

而以台积电和联电为首的岛内晶圆大厂,生产成本与营运费用目前依然集中在岛内,这是他们能继续吃汇率红利的主要因素之一。未来,一旦美国和日本的海外扩产能力真正下水,制造部门的分散,这些企业的汇率得失必定还会迎来一个新的局面。
声明:本站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

编辑:乾坤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kunxin.com/8781.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2日 下午3:16
下一篇 2022年10月12日 下午3:1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